在这里看懂中国房地产

地方融资平台发债、信贷松绑?“借新还旧”开口子但严控新增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辛继召 方海平 黄斌 2019/03/14

一位债券承销人士指出,当前AA级别附近的市县级地方融资平台发行公司债,投资人的认购意向并未有较大增长,因此发行量也无明显增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被视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重要组成部分的地方融资平台,近期发债、信贷条件略有宽松。

3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一是公司债,沪深交易所上周窗口指导,城投公司发行六个月内到期或含权到期的债务,借新还旧放开“单50%”上限限制。二是地方融资平台从银行借贷,平台贷款项目条件审核略有放松,对报表财务数据、交易背景等合规性的要求相对弱化。

2018年以来,在去杠杆、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背景下,平台融资越来越难,城投债净融资额去年中一度为负值。

但2019年是地方政府债务集中到期的高峰年份,偿债压力巨大。

多位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今年的偿债压力较为担忧,比如某地方平台总体存量债务在百亿左右,其中约40亿元今年到期。

在“遏制增量,化解存量”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化解思路下,此次地方融资平台发债等条件放松的目的,或为避免城投债务违约,解决平台公司的流动性压力,而非彻底放松。

3月7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目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是可控的。确实有个别地方政府仍存在在法定限额外通过融资平台公司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借债务,也就是所谓的政府隐性债务,这方面已经采取严格的措施。不允许发生新的隐性债务,同时稳妥化解存量。

放开“单50%”限制

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沪深交易所在上周窗口指导放松了城投公司发行公司债的申报条件。主要内容包括:六个月内到期或含权到期的债务,发行公司债借新还旧,放开“单50%”上限限制,但不允许配套补流。

一位券商资管的消息人士指出,该窗口指导并未发文,为放松申报标准。目前窗口指导对于到期债务时限要求六个月内,不过这一点有讨论空间。

2016年9月,上交所修订地方融资平台甄别标准,将“双50%”调整为“单50%”,即发行人来自所属地方政府的收入占比不得超过50%。

近期,决策层对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地方融资平台监管态度有所改变。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鼓励采取市场化方式,妥善解决融资平台到期债务问题,不能搞“半拉子”工程。

究其原因,是今年地方隐性债务到期压力较大。东方金诚数据显示,城投债2018年发行了2.29万亿元,同比增长29.58%,余额约6.9万亿元。2019年,约有1.4万亿元到期(不包括2019年发行并于年内到期的短融、超短融),另有约0.67万亿元进入回售期。

但当前信用债市场仍以AAA、AA+等高级别信用债为发行主体,AA+以下的中低评级债券受债市爆雷事件影响,多数投资人避之不及。

3月13日,一位债券承销人士指出,当前AA级别附近的市县级地方融资平台发行公司债,投资人的认购意向并未有较大增长,因此发行量也无明显增加。

此次监管放松“单50%”限制,“(政府收入不能超过)50%的限制对城投公司的约束非常大,因为大部分城投公司收入来源于政府,不满足50%指标就无法继续发行公司债。”一位华东券商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债发行的口子堵上后,城投公司尤其是区县城投公司的直接融资渠道大大减少,“前两年发行的公司债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