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看懂中国房地产

话企|舆论漩涡之外的绿地控股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丁爽 2020/05/21

因京津冀事业部营销总陈军被实名举报一事,绿地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因京津冀事业部营销总陈军被实名举报一事,绿地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舆论事件影响下,股价连续多日走低使得绿地本就不振的市值更加萎缩。而在舆论事件之外,2020年,在销售失速、负债承压等问题下,绿地正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市值不振雪上加霜

5月20日,绿地京津冀营销总陈军被实名举报一事现新进展。绿地集团表示对陈军作出撤职、开除处理,而关于举报中所提及的经济问题,目前仍在核查中,一经查实,将立刻移交司法机关。

此前,微博网友“VS生生不息”实名举报绿地集团现任高管陈军,涉及问题包括陈军与其妻子存不正当男女关系,涉嫌经济违纪。经自媒体转发,5月16日,该事件引起了广泛的舆论关注。

当晚,绿地集团发布声明表示,集团收到署名为史睿生的举报信件,反映姓名为陈军的相关情况。经初步核实,信中所指陈军非绿地集团高管陈军,而是绿地集团下属京津冀事业部营销部负责人。针对信件反映的相关情况,按照内部相关规定,正在由集团京津冀事业部纪检监察部门调查核实中。

经两日舆论发酵,周一开盘起,绿地控股股价连续四日出现小幅下挫,5月21日,绿地控股报收5.42元/股,跌0.37%。

连续几日股价走低,使绿地本就不振的市值雪上加霜。截至5月21日收盘,绿地控股总市值为660亿元。而其上市首日股价为25.1元/股,市值达3054亿元,此时市值已较初开盘时缩水2394亿元。

2018年起,绿地管理层曾多次对外表示正在加强市值管理,但目前看收效甚微。2019年6月3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宣布将5只股票调出上证50指数,其中就包含绿地控股。

在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看来,公司市值缩水一般也由于资本市场对于行业判断、企业运营现状以及前景预期判断的逆转所引发,而市值管理收效不佳存多方面原因,“所谓的市值管理无非就是迎合与顺应资本市场需求来调整企业战略、提升公司运营水平,同时加强与市场沟通,让投资者充分认知公司的价值从而推动公司市值稳定成长。从目前绿地市值的大幅下降来看,一方面与投资者对行业判断的调整有关,另一方面也和投资者对企业经营现状以及未来信心有关,目前看起来市值大幅下降是投资者对绿地经营现状以及未来预期的反应。”

销售失速负债承压

而舆论事件之外,2020年绿地正面临多个问题,首先即是沉重的负债。

其公开发布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绿地控股的有息负债约2933.4亿元,其中短期有息负债为1165.7亿元,约占总额的39.74%。而公司同期货币资金约为889.02亿元,尚不能覆盖其有息负债中一年内到期部分。

当下绿地面临的负债压力,一部分来自于其近年积累的丰厚土储。年报显示,2019年绿地累计获取项目数108个,新增权益土地面积1805万平方米,权益计容建筑面积3508万平方米,权益土地款831亿元。而在克而瑞发布的2019年房企总土储货值榜上,绿地以20164.7亿元的总货值位列第五名。2016年-2019年四年内,绿地控股净负债率均高于150%,处于行业高位。

2020年以来,绿地仍保持一定的拿地节奏,中指院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1-4月,绿地控股以544万平方米位列房企拿地面积榜第二位,仅次于中国恒大。

而充足的土储虽能为企业后续业绩增长提供动力,但对企业来说,把握土储总量的适度也很重要。某从事投拓的业内人士表示,过量土储对于企业来说其实是负担,“拿地占用了大量资金,会对企业流动性造成一定的影响,土地沉积在企业手里也会带来资金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当下绿地正面临着销售失速的问题。2019年,绿地销售增速已显疲态。其年内合同销售金额为3880亿元,同比基本持平,合同销售面积为3257万平方米,同比减少11%。而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一季度,绿地销售情况受到冲击,期内绿地合同销售金额505亿元,同比下降27.2%;合同销售面积424.9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9.1%。

与此同时,新开工面积与备案面积均有所缩减,或也将使绿地后续业绩增长缺乏动力。2020年一季度,绿地完成新开工面积736.7万平方米,同比减少44%;完成竣工备案面积148万平方米,同比减少1.5%。

疫情对销售造成的冲击或将进一步对绿地资金回流产生影响,因此,依赖融资成了绿地缓解偿债压力的渠道。截至2020年3月31日,绿地控股短期借款为317.19亿元,同比增长6.85%;长期借款为1538.79亿元,同比增长12.07%。而叠加绿地未停歇的拿地举动产生的影响,2020年一季度,其杠杆率进一步提升,华西证券发布研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公司净负债率为171.6%,较上年末上升16%。

暴露管理短板

京津冀营销总被举报涉嫌贪污、销售失速,其实都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绿地管理上的短板。

绿地控股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用为84.49亿元,同比增加14.21%。而对比其几无增长的销售额和出现同比倒退的销售面积来看,销售费用的增长并未对企业销售起到促进作用。

柏文喜认为,2019年绿地销售表现说明了两个问题,“首先说明了企业销售规模的维持是依靠单价上涨而不是产品去化规模的扩大,其次企业的推盘规模实际上可能出现下降,而这或与绿地的资金链紧张有关。而企业资金链紧张,实际上是企业战略管控失据与内部管理问题表面化的结果。”

实际上,绿地已对自身管理短板有一定的认识,2020年以来,绿地意图改进管理制度的信号越发明显。

开年绿地即出现大规模人事换防,业绩导向明显。另外,原绿地广东事业部因业绩不佳被并入绿地香港湾区公司,此后湾区公司针对原绿地广东事业部员工进行降薪。绿地2019年股东大会上,更是传递出绿地2020年将对考核、薪酬等管理制度进一步改革,加强人岗匹配的风向。

但疫情影响下,2020年房企将面临更多挑战。如果不加快精细化管理的脚步,绿地现存的管理短板将对企业发展进一步造成阻碍。对于绿地来说,在舆论漩涡之外,如何让管理水平迅速跟上企业当下的规模,才是更为紧迫的问题。

文/丁爽 (责编:高雅)

编辑:高雅
绿地控股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新地产财经传媒联系。未经新地产财经传媒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ICP备11014849号-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650409 举报邮箱:jubao@xindichan.com.cn
Copyright 新地产财经传媒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