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财经热点,紧跟业界前沿。

美联储凶猛加息冲击非美货币:跟不跟?贬不贬?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2022/06/17

靴子终于落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植 上海报道 

靴子终于落地!6月16日凌晨,美联储决定加息75个基点,这是过去28年以来,美联储首次做出如此大幅度的加息。

但是,美联储此举未能持续提振美元走强。

在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后,美元指数一度从年内高点105.78迅速跌至日内低点104.7。

“鲍威尔暗示7月可能加息50个基点,押注美联储持续加息75个基点的投机资本颇感失望,令他们纷纷获利回吐。”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此外,不少华尔街大型投资机构认为美元指数已透支美联储连续加息75个基点的市场效应,在鲍威尔释放鸽派声音后,他们也采取落袋为安策略。

受美元指数回落影响,16日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上涨突破6.7整数关口,触及6.6893的日内高点;日元兑美元更是大幅度回升至132.79,远离周一创下的过去24年以来最低点135.6。

然而,美元获利回吐潮未能持续很久。随着10年期美债收益率重回3.45%一线,较2011年以来的最高值3.498%仅有一步之遥,日元利差交易资本纷纷入场买涨推高美元,令美元指数迅速重回105上方。

“全球金融市场也意识到,美联储此次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使得美元资产的利差优势进一步扩大,或令美元在未来一段时间重获上涨动能,与此对应的是,越来越多非美国家则因利差劣势遭遇本国货币大幅贬值与资本外流压力。”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

这迫使越来越多国家迅速行动。

6月16日,瑞士央行意外宣布加息50个基点,其甚至表示可能会适当准备干预市场,以遏制瑞士法郎过度贬值。

与此同时,巴林央行决定加息75个基点,高于市场预期的50个基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央行突然提高加息幅度,很大程度是为了稳汇率与遏制资本流出压力扩大,并避免本国汇率大幅贬值导致进口商品价格跳涨与本国通胀压力进一步骤增。但是,盲目跟随美联储大幅加息,同样也可能损坏本国经济成长前景。

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国家央行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比如16日巴西央行仅仅加息50个基点,没有跟随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此举被视为巴西央行在遏制通胀同时开始关注如何促进经济增长。

一位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面对美联储或持续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目前越来越多央行为了稳汇率,未必会一味跟随大幅加息,转而通过干预汇率“替代”。

“但是,若美联储持续超预期大幅加息令美元持续迭创新高,单个国家的干预汇市举措能否起到稳汇率效果,仍是未知数。一旦某些国家消耗大量外汇储备却未能遏制本国货币大幅贬值,反而会招致投机资本的沽空潮涌。”他直言。

多空交战激烈

“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早在市场预料之中,但美元因此一度大幅回调,多少出乎金融市场的意外。”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这背后,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7月仍可能加息50个基点,打压了买涨美元人气,令众多对冲基金纷纷获利回吐。

此外,美元指数触及年内高点105.78,也被不少华尔街大型投资机构认为它已透支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的市场效应,吸引他们逢高抛售落袋为安。

“毕竟,这些华尔街大型投资机构普遍认为美联储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或令美国经济衰退风险骤然加大,不利于美元持续走高。”一位外汇经纪商告诉记者。

这无形间给众多非美货币带来“喘息之机”。

受美元指数一度回落影响,日元与人民币等非美货币纷纷大幅反弹,其中6月16日凌晨,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跳涨逾800个基点,显示美元回落令市场看跌人民币人气骤降。

但是,好景不长。

在16日亚洲交易时段开启后,亚太、欧洲地区利差交易资本开始入场推高美元指数。

“究其原因,这些利差交易资本意识到美联储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后,美债资产的利差优势正得到进一步扩大,令大量利差交易资本纷纷涌入美债资产套取更高无风险利差收益,推动美元需求与美元指数双双走高。”这位外汇经纪商分析说。

他表示,在华尔街投资机构获利回吐操作退潮后,利差因素正重新“左右”美元走势。尤其是10年美债收益率重新回升至3.45%一线,吸引众多日元利差交易资本借日元换美元投美债,导致美元指数重返105整数关口上方同时,日元兑美元汇率迅速回落至133.22。

在利差交易资本推高美元指数的影响下,截至6月16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回落至6.7155附近。

“但是,当前境内外人民币汇差不到100个基点,表明海外资本看好中国经济摆脱疫情冲击重回增长轨迹,没有大幅沽空人民币。”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但对其他新兴市场货币而言,一旦美联储持续加息75个基点令美元迭创新高,它们将面临更大的汇率下跌风险,甚至引发这些国家资本流出压力骤增。

非美国家的稳汇率难题

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5月,全球资金已连续第三个月流出新兴市场。过去三个月,新兴市场的资本净流出总额达到173亿美元。

投资公司Abrdn全球新兴市场债务主管迪门特表示,这是他从业25年以来所遇到的最糟糕的局面,若美联储持续加息75个基点令美元资产利差优势进一步扩大,未来流出新兴市场的资金规模或将进一步加大。

“不只是新兴市场,其他发达国家同样面临货币贬值所带来的通胀压力骤增与经济基本面恶化问题。”上述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表示,比如日元大幅贬值令日本企业经营压力骤增,瑞士则担心瑞士法郎快速贬值或导致能源与食品进口价格进一步上涨,给本国构成更大通胀压力。

而在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后,越来越多国家迅速加大了升息幅度。

在一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负责人看来,这些国家此举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超预期加息以达到稳汇率目的,避免本国货币大幅贬值所造成的通胀压力额外上升与资本流出风险。但是,过度大幅加息也是一把双刃剑,或导致本国金融市场过度收紧而影响经济成长前景。

“尤其在俄乌冲突升级导致能源与农产品价格持续上涨的情况下,越来越多国家央行开始意识到,大幅加息未必能遏制高通胀,反而会损害本国经济增长。”他向记者指出,这或许也是巴西央行决定适度降低加息幅度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此举又引发新风险——面对美联储持续超预期大幅加息令美元资产利差优势进一步扩大,越来越多国家如何在降低加息幅度同时稳定本国货币汇率。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不少国家开始调整策略,一方面寄希望通过干预汇市等举措稳定汇率,比如日本、瑞士、韩国已相继发布干预汇市警告;另一方面则通过采取措施促进本国农产品与能源开采生产或采购,进一步缓解本国通胀压力,为货币政策自主化“创造”更好空间。

“但是,若美联储持续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导致美元指数迭创新高,单个国家的干预汇市稳汇率举措同样面临较大的失败风险。”一位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外汇交易部主管指出,要解决这个棘手问题,或需要众多国家联合行动干预汇市卖出美元,或能更有效地遏制强势美元与美联储持续凶猛加息所带来的非美货币集体大幅贬值风险。

编辑:李茜楠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杂志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经新地产微信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新地产传媒联系。未经财经新地产传媒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ICP备11014849号-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75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650246 举报邮箱:jubao@xindichan.com.cn
Copyright 财经新地产传媒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