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财经热点,紧跟业界前沿。

背靠大厂未阻20亿巨亏终易主 地方国资入主如何疏困步步高

本文来源于:华尔街见闻 林克 2023/01/17

国资入主能否改变这种颓势存在不确定性

疫情正在走入尾声,但零售行业所受的冲击仍然远未消退。

1月16日,昔日的连锁超市第一股步步高(002251.SZ)发布业绩预告显示,2022年全年的预计亏损区间将达13亿元至19.5亿元,较上一年度亏损额扩大最高或将接近10倍,而扣非后的净亏损额更是高达12亿元至18亿元。

经营压力与亏损放大的叠加下,步步高迎来了实控人的变更——作为控股股东的步步高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步步高集团”)将其所持有、占总股本的10%的0.86亿股合5.18亿元总价协议转让给湘潭国资旗下的产业基金湘潭产投产兴并购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湘潭产投”),同时还将占总股本的24.99%的2.16亿股表决权转让至湘潭产投。

之所以采用“协议交易+表决权让渡”的转让模式,或指向对步步高集团所持股份较高质押比例的疏解,经此一役湘潭国资也将成为步步高的新实控人。

事实上,经历了2022年四季度门店的全面收缩以及预计巨亏之下,国资的入主或将给步步高带引发了市场的更多猜想。

一方面,在电商竞争日趋激烈之下,步步高传统模式为主的零售业态受到更大挑战,加之此前近年来的疫情冲击,而国资入主能否改变这种颓势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也有业内分析认为,不排除湖南国资会将收之麾下的步步高作为新的整合平台加以资本运作的可能。

意在化解质押盘

湘潭国资对步步高的入主并非毫无信号。

早在到2022年6月初,步步高一度因受困于经营不善的传闻而登上热搜,甚至出现了部分预付费持卡用户的抢购潮。

尽管步步高对此积极澄清,但随后仍然宣布称将与湖南省属国资平台兴湘集团展开包括融资在内的相关合作。

当月底,兴湘集团、长沙高新区直属平台湖南麓谷发展集团就曾与资金周转压力上升的步步高集团敲定合作,向后者提供高达20亿元的流动性资金支持。

但这没能避免步步高亏损额的进一步放大乃至最终易主。

根据此次安排,步步高集团拟以5.99元/股的价格向湘潭产投转让0.86亿股,合计转让总价5.18亿元;同时宣布放弃所持全部股份2.16亿股的表决权。

从时间顺序看,湘潭产投的出现似乎恰恰与国资对步步高的疏困计划有关。工商资料显示,湘潭产投设立于2023年1月9日的,仅在成立两日后便与步步高集团敲定了相关转让。

自此,湘潭产投将成为拥有步步高最多表决权对应股份数的股东,在未来的6名非独立董事、3名独立董事结构中分别有权提名3名非独立董事、2名独立董事的候选人;湘潭国资也由此一跃成为步步高的新实控人。

而之所以采用“协议+表决权让渡”的交易模式,原因或在于步步高本身存在较高的股票质押比例。

在2023年1月16日前,步步高集团及实控人王填之妻累计持有步步高的3.54亿股中,多达2.19亿股处在押状态,质押比例已达61.86%;若将涉及上述控制权交易的0.86亿股合并计算,则其持股的已质押比例高达86.27%。

公开资料显示,步步高的质权人主要包括华融湘江银行、华西证券、当地建行、中行等金融机构。

“质权人是第三方的,解押通常需要融资方提前还款,这对控股股东来说显然是新的资金压力,所以一部分转让、一部分让渡表决权可能一种高比例质押状态下的折中方案。”一位曾从事零售业融资的银行人士指出。

不过步步高集团并未在此次控制权转让中全身而退。一方面,其仍然享有股份的收益权,而后续持股如何交割也有待交易方案的进一步推进;另一方面,湘潭产投的GP和绝大部分份额虽然归属湖南国资,但步步高集团仍然持有其中37.45%份额。

入局后难题仍存

宣布易主方案后,步步高当日开盘数分钟后变冲击涨停,当日收盘价已达7.33元/股,相较湘潭国资的入场价已高出22.37%。

虽然已有“浮盈”,但对湘潭国资而言,此刻接手的步步高正处在业绩的快速下坠期。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步步高的收入就开始逐年承压。2020年、2021年收入为157.36亿元、133.61亿元,同比下滑分别达20.23%、15.09%。

据步步高1月16日预计,2022年全年归母净利润下降幅度将达13亿元至19.5亿元,而2021年同期亏损为1.84亿元,这意味着2022年亏损额最高同比或扩大近10倍之巨。

业绩之所以急转直下,与经营规模的主动收缩有关。

“自2022 年四季度开始,通过关停并转从四川市场全面退出,江西市场大幅收缩至新余、萍乡、宜春三地 (临近湖南的城市)。”步步高对此指出,“湖南、广西两省也同步关停并转低效亏损门店。

步步高表示,上述收缩式调整造成了直接的资产损失和间接的商誉减计、所得税返还等多方面损失。

如此调整的背后,是步步高自身的资产流动性困境——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步步高流动资产近十年来首次下降至30亿元以下,同期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更是双双跌至0.19和0.15,均已低于三年前同时点的一半。

在业内看来,即便是在国资入主的加持下,步步高想要实现业绩反转仍然面临较大困境。

“商超零售的一个特点就是有供应链融资加持,同时又能通过稳定的现金流获得银行渠道的融资,实际上具有较强的经营杠杆。”上述银行人士表示,“但这些融资都建立在稳定经营假设的基础上,本身依靠的就是规模效应,但收入和杠杆一旦收缩,业绩的颓势就很难扭转。”

其实步步高也曾有过高光时刻。早在近6年前的2017年初,步步高曾与互联网大厂腾讯、京东牵手成为长期战略合作伙伴;腾讯、京东二者还入股步步高,并成为出6%、5%的重要股东。

然而大厂的入股也未能扭转步步高在疫情下的业绩颓势。腾讯、京东也纷纷在2022年期间减持,截至当年三季度末腾讯还持有5%的步步高股份,而京东已悉数清仓。

“当年大厂都没能带来明显的增长,如今依靠国资入局能否解决发展问题,显然要画上一个问号。”一位接近湖南当地的电商人士表示,“其实步步高很早就做了电商,虽然疫情影响下降了,但近几年的电商内卷非常严重,以至于最后的生鲜市场都要被社区团购所掠夺,竞争压力是很大的。”

亦有分析人士猜测,成为新实控人的湘潭国资不排除会将步步高作为资产整合平台,开展新的资本运作;而据Wind数据显示,目前湘潭国资旗下仅有湘潭电化(002125.SZ)一家上市平台。

“不排除当地国资拿下控制权后会将上市公司作为资产整合或混改平台的可能性,因为当下国资混改和证券化的方向仍然是没有改变的。”北京一位投行人士指出。

编辑:郭鹏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经新地产微信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新地产传媒联系。未经财经新地产传媒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ICP备11014849号-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75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650246 举报邮箱:jubao@xindichan.com.cn
Copyright 财经新地产传媒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